宵月夙日


記事の内容

前へ | 次へ

吾命騎士同人文/侵犯(下)H慎 微格雷
2012/02/15 20:20

已經有點不知道自己在打些?了......文章疑似從虐文變成別的走向了(?


===========

唔……又是那個討厭的感覺,好像……比剛剛更強烈了……

藥效很快的在審判體?發作,使他不自覺的?動身體。見到審判的反應,男人又開始在他身下侵略,手指先在裡面刮?著?壁,?一手也不停套弄著分身,這樣的雙重攻勢快令審判招架不住,一點一點的侵蝕他的理智。

而其他人也沒闥,在看這審判被自家老大玩弄時,那誘惑人的姿態、隱忍的聲音,無不讓人有侵犯他的欲望。開始有人解開自己的?頭,掏出勃發的凶器,?過審判的臉示意他含住。當審判看到眼前的巨物,知道對方要他做什麼而驚恐的別過頭,但一旁的人又拿起刀子威脅,他才緩慢的轉過頭來,微張著唇遲遲不肯動作。對方見?就不耐煩的抓起審判的頭往前拉向自己,逼著他含入口中。

「嗚?…」

嘴巴被巨物滿滿的?據,抵在喉?的感覺很不舒服,審判皺著好看的眉,不想繼續動作。

「快?!如果咬到的話?就完了!」

巨物的主人命令著,並又將冷例的刀鋒抵在審判的頸邊威脅著。

「唔…?…」

審判只能依言行事,輕輕?拭著前端,張嘴沒入深處,吐出。一直重複同樣的動作,發覺口中的兇器漸漸脹大,心中有不好的預感,使他想?緊吐出避開,對方發現這點所以按住審判的頭,就這麼在他口中解放。

「?…咳!咳!咳……」

大量的白濁就這樣射入審判喉中,令他劇烈咳嗽。

「真是不好意思,因為太舒服了所以就決定射在?嘴裡了,記得要全部?下去?,親愛的審判騎士長。」

那人下流的笑著?。

「那張嘴看起來不錯嘛,就不知道下面這張怎麼樣了。」

觀賞完剛剛情形的老大,便將抽送的手指直接揄チ為三只,這樣的刺激使審判的前端逐漸露出白濁,穴口也變得濕潤。因為藥的效果搴ュ,現在審判的頭腦亂得無法思考,聲音漸漸把持不住,發出一聲又一聲的低吟,聽的令人心癢難耐。


好熱,好熱,總覺得下腹一直傳來熱流……

「…唔?…?…?…」

細細的呻吟聲迴盪在空間中,澤澤的水聲伴隨其中,使室?揄チ更多情色。

撕裂穴口的痛楚漸漸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令人麻痺的快感,手指的速度越來越快,?一手也不停的套弄著前端,原本的不適像被一波一波的浪潮給沖淡。

「?…?…唔?!」

無法承受這樣的刺激,審判弓起身子,在男人手中解放。

「好了,讓?爽完了就該換我們了。」

老大笑的猥褻,解開?頭,彈出早已脹大的慾望,對准了誘人的穴口。


從格里西亞拜託雷瑟去買藍梅派已經過了五個鐘頭了,人不但沒有出現在?公室,也沒有在葉芽城中看見其蹤影。這讓聖殿的人員開始驚覺事情有異。

「雷達!還是沒有審判的消息??」

在太陽一開始沒有在?公室見到人而去問審判的副隊長──維達時,對方也對於自家隊長突然不見的消息感到訝異,去看了今日的行程表,確認隊長今天要跟寒冰騎士長搭?巡邏葉芽城,以為隊長是因為提早批改完公文所以很早就出去巡城,所以就這麼告訴太陽。但在寒冰騎士長親自來問他審判騎士長的去向後,維達才驚覺大事不妙。

「是維達。沒有……還是沒有隊長的消息,我已經派審判小隊去城裡尋找隊長,寒冰騎士長也讓寒冰小隊出去?忙找了。」

「太陽騎士長,請問?是請隊長去?什麼事??因為?是最後一個見到隊長的,?不定可以從中……」

不等維達?完,太陽明白他的意思便打斷他的話。

「?,我已經叫亞戴爾帶太陽小隊去?包店附近調?了。?就在這裡待命,我也要出去找。」

「是。」

一離開審判所,太陽便在心裡思索著審判可能會去的地方,但想來想去都沒有什麼可能的地點。


已經找遍全聖殿了……還有什麼地方……

太陽一邊思考一邊走在迴廊上,眼睛突然?到離自己不遠的一處空地。想起那是雷瑟常常?自己買藍梅派時都會翻的牆,就快速走到那裡?看,想知道雷瑟到底有沒有回來過聖殿,再來判斷去向。

看來看去,沒有什麼明顯的跡象。正想轉頭離去時,一道強勁的風聲響起,伴隨著激烈的風,將在牆?一側的東西吹上了高空。太陽一看就認出那是用來裝藍梅派的紙袋,馬上用風屬性魔法越過高聳的圍牆,看見掉在地上的藍莓派,太陽確定雷瑟不是自己?失蹤,而是出事了。

「雷瑟……我一定會找到?的,千萬不要有事?……」

太陽低低的?完,就開始在附近尋找雷瑟的蹤跡。


「嗚?…?…?…快…住手!」

從剛才開始就沒停過的攻勢直直衝撞著他體?的深處,同時也逐漸破壞掉他的理智。破碎的話語、伴著動人心弦的呻吟從嘴裡發出。嘴裡散發著腥臭味,因為在這期間他又被強迫口交多次,?不下的精液從嘴角流下,形成?一幅優美的景致。

「還真是淫蕩的聲音,再叫大聲一點?!」

男人聽見審判的呻吟,就更加激烈的進攻,彷彿要將他桶穿的力道,不時還惡意的將分身完全退出,然後又猛力的插入。

「?…??…不…?!」

這樣的惡意舉動惹得審判再也難以阻止聲音發出,吟聲連連。

明明是令人想吐的行為,但身體還是有反應,這令審判羞愧的想自殺。不知是不是藥物的影響,男人?插入他的身體,除了那種撕裂身體的痛之外,竟然還有一種他不想承認的興奮與快感。心裡的拒?與身體的接受,極端的矛盾使他心神不寧,腦袋一片空白。

?在身後的雙手雖然已經被解開,但審判現在全身無力、無法反抗,只能任由對方在自己身體裡恣意侵略。

男人在他身體進出的速度逐漸加快,最後,他用力一頂,大量的白濁射入審判的體?深處,讓他身體一陣痙攣。

「…嗚?…哈?…哈?…」

「呼,沒想到?裡面這麼舒服,都捨不得離開了?──」

摸著審判修長的雙腿,?完還用力擺動腰部頂了幾下,惹得身下人又低吟幾聲。

「那個,老大,不知道可不可以換我們了……」

看著眼前的審判那勾人的姿態,旁邊的小弟看的各個眼睛發直,口水都快要流出來,很不得馬上進入審判體?蹂躪一番。

聽見這樣的話,審判刷白了臉色,努力?起身子想要退後。發覺得身下人兒的動靜,男人緊緊抓著他的臀部,微微抽動還埋在審判體?的凶器,又令他渾身發軟。

「嗚…快點…放我走!」

審判用盡所剩不多的力氣吼著,只希望能?離開這個地獄,不想管這些人,只想回到聖殿,繼續好好當他的審判騎士。那裡與這裡的冰冷不同,有他的十一個兄弟在、盡責的副隊長……

「放?走?那也得等我們玩完了再?!」

男人惡狠狠的?完,在準備下一?動作時,一道聲音隨著破門聲傳來。

「雷瑟!」

隨著這聲呼喊後,下一秒是撞?牆壁的聲音及一些慘叫聲。

「……格里西亞?」

聽到那熟悉的聲音,雷瑟一時之間不敢相信,在眼睛對上對方那湛藍的眼、金色的髮,與陰暗的空間形成對比,彷彿帶來希望的光芒,以及?暖人心的太陽般──

真的是格里西亞,他真的來了……

雷瑟對於耳邊的尖叫聲像是沒聽到般,現在的他只覺得很累、很想睡,以及一股安心的暖意充斥在心中。他閉上眼,就這麼昏過去。


在斷定雷瑟應該是出事後,格里西亞開始思索著人的可能去向。

也許是?架,但過了這麼久也不見對方有對聖殿方面提出什麼要求來……先從可能藏人的地點搜尋好了。

想到這裡,太陽馬上聯絡太陽小隊,要他們從偏僻、易於藏匿的地方著手調?。亞戴爾聽令後先將太陽小隊集合,告知搜尋重點後再分成兩人一組,因為現在要找的是偏僻無人的地方,所以為了安全,兩個人能?互相照應對方也比較好。

格里西亞與亞戴爾一組,快速的找遍所有可疑的地方。當他進入一處廢棄酒店裡時,感覺到有人的氣息,但沒有看到半個人,於是他轉頭向身後的亞戴爾?:「快去找這裡有沒有暗門什麼的。」

「是,隊長。」

這是一棟只有一層樓的酒店,很快的,太陽就在廚房裡發現了地上有個門板,下面似乎是酒窖。好像是從裡面鎖住了,而且上面的鎖頭附近有人為動過的新痕跡,也沒有灰塵,讓太陽更加確定裡面有人。在思考要如何打開時,他聽到了從門板下面傳來的聲音,聲音的主人,正是他現在所急切尋找的人……

「隊長!那不是……」

身後的亞戴爾似乎也聽見了,正想告訴格里西亞時,就看到自家隊長直接用風刃將門板破壞後跳進酒窖。

當格里西亞跳入到地下酒窖後,見到眼前的景象,一瞬間?住了,但下一秒他憤怒的用強烈的風屬性魔法將那些?辱雷瑟的人狠狠?到牆壁上,力道強到彷彿要讓那些人陷進牆壁裡去一樣。

「雷瑟!」

被強勁的風掃過之後的人無一不昏死過去,格里西亞也懶得再管他們,他快??到雷瑟身邊看看他有無大礙,發現雷瑟已經昏過去,他馬上一把抱起雷瑟並轉頭向亞戴爾交代:「?去通知審判小隊,將那些??全部押回聖殿,請他們好好清?有無餘黨,我不要再發生一次這種事情!」

「是、是!……隊長,審判騎士長他……?……」

亞戴爾第一次看到自家隊長有這樣的神情及態度,一時之間有點被嚇到,反應不過來。

「沒有生命危險,但必須休養幾天,我先送他回聖殿,剩下的就交給?了。」

格里西亞一邊抱著雷瑟一邊走向出口,在出去之前又轉頭回來?道:「對了,順便?我跟雷達?一下,這件案子我直接授權由他全權負責,審問方面不需要由審判執行,全都交給雷達就行了。」

我才不想讓雷瑟再去跟這些人渣見面?──格里西亞心想。

「是的,我知道了!」

雖然亞戴爾知道像這種事情就算是身為聖殿之首的太陽下令,也還是需要審判點頭答應才能?換人審問的,但太陽那種不容違抗的命令他也只能硬著頭皮?服維達答應,不然就是騙他?是審判騎士長親自點頭的才行。反正自家隊長也不是第一次下出這樣艱難的命令了,而且?不定……維達會很樂意全權負責這件事。

在亞戴爾跟著格里西亞跳下酒窖時,雖然整個過程發生不到一秒,但他還是有看到那群人再被吹飛前一刻的景象,所以大略也知道審判騎士長發生了什麼事。就算隊長沒有下令封鎖消息,他依然不會將之洩漏出去(也沒那個膽子),但如果只是稍微透露給一些人,或許會有很好的效果。

亞戴爾看得出來格里西亞恨不得將那些人大卸八塊,但那是不行的;想要親自審問並給予行罰把他們弄得生不如死,那更是不可能的,不如就把審問的資格交給維達,讓他來行刑也一定有同樣的效果。因為,只要認識維達的人都知道,維達很尊敬自己的隊長,如果讓他知道這些罪人對他敬愛的隊長做了什麼的話,那群??的下場也可想而知了。


格里西亞悄悄抱著昏迷的雷瑟回到聖殿裡,在沒人發現的情況下進到自己的房間,鎖上房門,並輕輕的把雷瑟放到床舖上。

在酒窖的時候光線有些昏暗,所以他沒有看的很清楚,但現在在室?明亮的光線下,雷瑟身體上那些觸目驚心的痕跡深深的印入了格里西亞的眼中。他覺得心有種被?緊的痛楚,他先忽略那個感覺,就轉身走進浴室拿出一條微?的毛巾,走近床邊上的人,把已經殘破不堪的衣袍拉開褪下,開始用毛巾細細的擦拭雷瑟的胸?,還邊用聖光治癒胸口上被因用力?咬而留下的血痕和一些傷口。

當格里西亞擦到雷瑟的臉?時,只聽到一聲細微的低吟,原本閉上的雙眼輕顫一下後便緩緩張開來。

「……嗚、?格里……西亞?」

「……」

格里西亞靜靜的注視著雷瑟,沒有?話。

雷瑟也只是看著他,?默的氛圍環繞在他們之間,良久,雷瑟先開了口:「格里西亞……謝謝?救……」

「不用?謝謝!這是應該的,我們是兄弟?,不需要這樣子的。」
不等雷瑟?完,格里西亞就略帶激動的吼出來。

雷瑟沒有回答什麼,看到格里西亞動了動唇,似乎還想?些什麼,便靜靜的注視著他等他?話。

「反正?現在就先好好休息,?這三天的工作我已經全部交給維達了……不准有異議,?這個工作狂!?現在的工作就是休息!如果擔心維達負擔不來,我會叫亞戴爾去?他。」

一下被一連串?出心裡想的事,雷瑟不僅有些??,只能輕輕笑著開口。

「到底誰才是誰肚裡的蛔蟲??」

「當然是??,?也只有這種事比較好看透,其它事情如果?不開口我永遠也猜不出來?。」

「原來?剛剛是用猜的??」

雷瑟聞言便挑眉著問出口。


發覺自己似乎?了不該?的話,格里西亞一時語塞。一會兒才又開口。

「用猜的又怎樣!我才不想當一個男人肚裡的蛔蟲?,要也是去當我以後的老婆的!」

「是??可是被??是?肚裡的蛔蟲,我倒是挺高興的。」

雷瑟突然冒出這句話,讓格里西亞覺得心臟有種被重拍一下的感覺,臉也不明所以的微紅起來。

「突、突然這樣?做什麼,?、?真的變壞了,雷瑟……」

「我並沒有什麼改變,只不過是?出心裡的感想而已。」

雷瑟自然從容?著。

「竟然還狡辯,?果然變壞了?,雷瑟!」

原本在室?的?重氣氛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輕鬆氛圍。那些發身在身上的痛苦,在格里西亞細心的?他清理後,雖然還是有若隱若現的痕跡,只不過心中的苦痛早已淡化、消逝,所以他也不怎麼在意了。現在只要格里西亞能待在他身邊,就會是最好的良藥。

「……審判騎士『本來』就是壞人。」

在聽完格里西亞一堆的抱怨後,雷瑟只是這麼幽幽的回答他。


在安靜寧和的聖殿中,似乎能隱約聽見太陽騎士長和審判騎士長在互相交流光明神的仁慈與嚴氏B提起這件事的聖殿人員,還附帶一個令人不敢相信的感想,據?太陽騎士在談話中少了點優雅,而審判騎士竟然多了讓人驚恐的?柔。

不過,這到底是真是假,也只有光明神才知道?。


12/02/13 全文完



?片

カテゴリ:吾命騎士

前へ | 次へ

コメントを見る(0)
コメントを書く
トラックバック(0)
BlogTOP
このユーザーのホーム

ログイン


Powered by FC2 Blog